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
查看: 575|回復: 0

[拉呱雜談] “我們家窮,但不會賴賬!”

[復制鏈接]
     

該用戶從未簽到
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4-8 13:41:33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登錄萊州論壇APP注冊會員,瀏覽更多更全的內容,享用更多的會員功能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注冊會員

x


“我們家窮,但不會賴賬!”

近一年半來

從浙江臺州白石村

到黃巖寧溪鎮的路上

總有這樣一個身影:

彎彎曲曲的山路上

一個滿頭灰白頭發的老婦

一瘸一拐地走著

一走就是3小時

她的兜里

是一疊皺巴巴的錢

每一張都是和丈夫

四處打工省下的

她叫朱冬娟

她要去還一筆錢

還一筆兩年前丈夫撞傷人后的

賠償執行款

“欠錢不可怕,肯定能還清!”

她和丈夫用一個承諾、幾百天的堅持

感動了同樣貧寒但善良的原告

也感動了我們

山路崎嶇彎繞

他們的脊梁挺得筆直

活得硬核敞亮



丈夫開電動三輪車撞傷人老人擦干眼淚答應還

朱冬娟還記得,2017年3月,外出打工多日未歸的老伴戴漢順突然回來了,兩眼通紅,一言不發。

在朱冬娟的追問下,戴漢順才道出實情:原來在他開電動三輪車趕工的路上,不小心撞傷了路人徐桂花,對方傷得還不輕。

8月3日,66歲的徐桂花治愈,家人訴諸法律,要求戴漢順賠償醫藥費、護理費等各項費用總計4萬元,獲法院支持。

4萬元錢,在這家人看來,無疑是一串天文數字。當時他們連400元都沒能力立即還,上哪里湊這筆巨款?



長吁短嘆,徹夜失眠,這對老夫妻開始掂量起家里的老底。可是家里條件實在不好,沒有積蓄,也沒有財產。

戴漢順今年68歲,朱冬娟66歲,夫妻倆都患有嚴重的風濕病和痛風,朱冬娟還有心臟病,要常年吃藥。

夫妻倆膝下有三個子女。大女兒在很多年前因為一場車禍離世,二女兒嫁到了另外一個貧窮的山村,最小的兒子有兩個子女,平日靠開出租車攢點生活費,自己都不夠用,經常還需要老人幫襯一點。

想來想去,還是要靠自己。

戴漢順平日里話很少,也拿不定主意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主要是朱冬娟來操辦。經過幾天的思想斗爭,朱冬娟擦干眼角的淚水,拉著戴漢順找到了徐桂花家。

“欠款一定會還上,但是只能慢慢還。”朱冬娟當面給了徐桂花一家承諾。

執行警官要嚴懲“老賴”卻看到了令人心酸的一幕

在徐桂花一家看來,朱冬娟“信誓旦旦”地給出承諾后,就應該按時還款。但是兩個多月過去了,他們才收到2000元左右的賠償,這樣的賠償進度實在太慢了。“莫非對方想賴賬?”徐桂花家人心里犯起了嘀咕。

2017年11月,徐桂花家人向法院申請立案執行,表態要堅決維權。然而接下去的幾個月,收效甚微,陸陸續續收上來的錢,都只有幾百一千。徐桂花一家更加覺得被告人是在惡意拖欠了。

這起案子最終交到了寧溪法庭執行警官付偉軍手里,對于言而無信的“老賴”,付偉軍是絕不縱容的。

他翻查了戴漢順家的情況,發現沒錢也沒房產,完全是一窮二白的狀態。“莫非他們已經預先財產轉移了?”付偉軍決定去戴漢順家里一查究竟。




當時我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。”映入付偉軍眼簾的是幾間破舊不堪的老屋子,敲門后,朱冬娟將付偉軍迎了進來。

聽付偉軍說明來意后,朱冬娟向付偉軍解釋,他們沒想賴錢,一直在努力籌錢償還。“可是我和我家老頭一身毛病,掙錢能力有限,還款進度有些慢,麻煩你向對方解釋一下,讓他們多給我們一點時間,我們一定會把錢全部還上。”

“當時就覺得心酸,這對老夫妻真是太不容易了。”付偉軍決定,要為老人做點什么。

從山上回來后,付偉軍開始幫朱冬娟夫妻倆說起話來,更是主動開車將徐桂花家人載到朱冬娟家里實地“考察”。“有些情況不是親眼所見,你無法相信。”

原告決定放棄大半賠償:“他們身上有比錢珍貴的東西”

自從付偉軍去過朱冬娟家后,朱冬娟知道了對方家里條件也不寬裕,車禍一事也給對方一家帶來很大的損失和痛苦。

朱冬娟還款的“緊迫感”就更強烈了。加上付偉軍給她普及了欠款不還會被追究的法律知識,以及看到付偉軍這么為她“跑前跑后”,她很是觸動,再三說“我們再難也會把錢還上。”




每湊齊1000元錢,他們就從山溝里翻出來,來到寧溪法庭,將錢交給付偉軍,囑咐他盡快交給徐桂花。

這段路,如果運氣好能搭到順風車,就能省力很多,如果沒有,朱冬娟就要走上3個小時。

付偉軍告訴朱冬娟不用這樣花一天時間來回送,“你們可以多籌一些一起給,或者通知我過來拿,這樣跑來跑去,你身體也吃不消啊!”

付偉軍的關心被朱冬娟解讀成了“怕麻煩”,倔強的她直接繞過付偉軍,直接將錢送到了徐桂花家。每次看到送來的一堆償款里有不少五元十元的皺巴巴的錢,徐桂花家人都感慨不已。

去年下半年,徐桂花家人主動找到法院,表示愿意放棄護理費等其他賠償款總計2萬余元。當時朱冬娟已經陸續償還了9000元,徐桂花表示,朱冬娟只要再付5000元醫藥費,剩余的部分都不要了。

徐桂花告訴法官,家人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,是被朱冬娟一家的誠懇所打動。“他們家條件這么差,還一心想著還錢,一次次送錢上門,讓我們非常感動。比起那些有錢卻故意不還的老賴,他們值得我們尊敬。在他們身上,我們看到了比錢更珍貴的東西。”

今年3月份,朱冬娟東拼西湊,終于湊齊了5000元錢,來到寧溪法庭還上最后一筆欠款。徐桂花和老伴也在那里候著,雙方一見面,就抓住了對方的手,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老朋友見面。

有人問朱冬娟,“怎么看待誠信”。她聽不懂問題。一旁的人把問題掰開了、講得更通俗,她答道:“不能不還啊,人家是要在背后說我們的。欠錢可以,但一定要還。我們家窮,但不會賴賬。”

“辦案這么多年,原告和被告最終親如一家,真的是第一次看到。”付偉軍背過身去,生怕被看到人高馬大的自己忍不住掉下的眼淚。

一個不會講什么大道理

但謹記做人的本分

堅守做人的底線

另一個聽從了內心的聲音

讓善良為他人撐起了一把保護傘

他們沒做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

只是以自己善良的本分對待生活

但他們撒下了彌足珍貴的善良種子

讓這個世界芬芳美麗

——來源:轉自今日頭條 · (新華社



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會員

本版積分規則
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_2019注册领现金可提现【官网首页】